通行证: 密码: 立即注册
广告

陶勇二三事(二)

2013-10-11 11:29:46 作者:顾建国 陆爱民 张 淼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核心提示:陶勇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将(1955)。原名张道庸。1913年1月21日生于安徽省霍丘县叶集一个贫苦农民家庭。幼年丧父,7岁被迫给人放牛。1929年2月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同年4月到河南商城参加游击队。1932年5月转入中国共产党。曾任红11军32师班长、排长、连长……

  陶勇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将(1955)。原名张道庸。1913年1月21日生于安徽省霍丘县叶集一个贫苦农民家庭。幼年丧父,7岁被迫给人放牛。1929年2月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同年4月到河南商城参加游击队。1932年5月转入中国共产党。曾任红11军32师班长、排长、连长。1931年春任鄂豫皖保卫局保卫队队长,6月起任红4军第12师35团2连副连长、1营副营长。参加鄂豫皖苏区历次反“围剿”和红四方面军西征入川作战。1932年11月起任第10师28团2营营长、副团长、团长,率部参加了开辟川陕苏区的斗争和反“三路围攻”、反“六路围攻”作战。随红四方面军长征到陕北后,任红9军教导师师长。1936年10月随红四方面军总部西渡黄河,英勇转战河西走廊。1937年3月西路军失败后,因叛徒出卖被捕,身陷甘肃凉州国民党第二监狱,后经中共组织营救脱离敌人魔掌,辗转到达延安入抗日军政大学学习。抗日战争爆发后,调任新四军第1支队副参谋长,期间,陈毅为其改名,略掉张姓,取原名“道庸”之谐音称“陶勇”。后任第2支队第4团团长。1939年10月与卢胜率第4团主力北渡长江组成苏皖支队,任司令员,开辟了扬州以东到安徽天长地区抗日游击根据地。1940年7月起任新四军苏北指挥部第3纵队司令员、第1师3旅旅长兼苏中军区第四军分区野战军第8纵队司令员兼政治委员、第1师副师长,华东野战军第4纵队司令员,第三野战军第23军军长。参加了苏中、莱芜、孟良崮、豫东、淮海、渡江、上海等战役。他指挥作战英勇顽强,身先士卒,所向无敌,曾被人们誉为“拼命三郎”,与叶飞、王必成并称第三野战军的三员“虎将”。新中国成立后,任第9兵团副司令员。1950年11月参加抗美援朝战争,历任中国人民志愿军第9兵团副司令员、代司令员兼政治委员,曾参加第二、第五次战役。获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一级国旗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1952年回国后任华东军区海军司令员、海军东海舰队司令员、海军副司令员兼东海舰队司令员。1963年11月兼任南京军区副司令员。1955年获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文化大革命”中遭受林彪反革命集团迫害,于1967年1月21日在上海逝世。

下面记述的是陶勇在苏皖地区战斗的二、三事

月塘集保卫战


  为了加强仪扬地区对日伪的斗争,新四军决定向该地区派出一支部队。1939年11月,新四军第4团,在团长陶勇、政委卢胜的率领下,渡江来到苏北。对于第4团团部率第2营的到来,苏北特委做了细致周到的安排:筹备了大批粮、款、被服,帮助部队过冬;还派了一些熟悉情况的地方干部,随军去新区开展群众工作和建设抗日政权。
  第4团在嘶马、大桥地区休息了几天,11月底,到达仪征以北的陈家集。为了遮掩国民党第三战区的耳目,第4团从此改称苏皖支队。
苏皖支队在司令员陶勇、政委卢胜的率领下,和中共苏北特委派出的周爱民等民运工作队员,通过调查走访,即着手筹建天六仪扬中心县委(后改称仪征县委),第一次县委会议在月塘西边一农户家召开。

  与此同时,苏皖支队在挺进仪扬地区不久,就开展敌后游击战争,部队曾夜袭大仪伪警察局,活捉全体伪军,缴获一批枪支,接着又袭击甘泉山伪军据点,歼灭伪军一个连,缴获枪30余支。

  12月初,苏皖支队和仪征县委到达月塘集,并以月塘为中心积极开展抗日活动,宣传统战政策,联络地方士绅,筹粮、供枪支,借子弹,组织地方武装。
月塘地处仪征西北,镇中有一座水月寺又名四方寺,寺内原有松柏万株,明洪武年间,有个怪僧,嘴鼻能喷火,后来自焚圆寂。到了清代,有个方丈,受高僧传教,深通文墨经典。他从井中阴天能见到月亮。这个井又大又深,像塘似潭,在塘(潭)中见到月亮,就叫月塘。

  苏皖支队进驻月塘集以后,当地的反动封建势力惊恐不安,他们勾结日寇,妄图把我军消灭在立足未稳之时。
一场围歼苏皖支队的阴谋正在悄悄实施。

  1939年12月18日,日军200余人,伪军600余人,由扬州、六合、仪征等地出动,分进合击月塘集。与此同时,国民党仪征县大队500余人也悄悄地在月塘集西北侧集结,妄图趁火打劫,击我侧背。

  敌人的这次行动,未能逃过我军侦察员的眼睛,侦察员了解到敌情后,很快向司令员陶勇报告。陶司令员和卢胜政委想:敌人有备而来,而且其势汹汹,装备和人数又在我军之上,他们企图用“分进、合击”的战术来歼灭我们,如果硬顶硬冲,恐怕对我不利。“好,咱们就来个敌进我退,避其锐气,伺机打他个措手不及”,陶勇司令一拳砸在桌子上说。苏皖支队很快制定好了作战布署。命令很快下去了:主力撤出月塘集,转移到月塘集以北十余里的移居集一带隐蔽,待机实施反击。苏皖支队的官兵们经过半个多小时的急行军,来到了移居集。

  移居地处丘陵,岗栾起伏,沟沟坎坎较多,野树荒草丛生,非常适合打伏击战。苏皖支队在移居正面的道路旁,设下埋伏圈,等待敌人上钩。
当日中午,由六合来的日伪军,端着枪,走一步望几步,偶尔放放冷枪,慢慢向月塘靠拢,离集镇不远,也不敢贸然进去,生怕中了苏皖支队的埋伏。就这样走走停停,用了个把小时才进了集镇。到了集上一看,早已空无一人,扑了个空。敌人未遇什么抵抗就占领了月塘集,误以为新四军怕他们,负责这次指挥行动的日军头目,一阵窃喜,心想:这次可以真正逮住大鱼了,“功劳大大的有了”,他们从农民家里抢来鸡鹅,饱餐一顿,来庆祝攻战月塘集成功,随后,日军头目命令伪军向移居进犯。伪军们心里都知道:日军怕死,让他们去挨枪子,但不去也不行,只好硬着头皮向移居集包围过去。就这样伪军300余人一步步走进苏皖支队的伏击圈。看着敌人一步步靠近,“打”,听到陶勇一声令下,隐蔽在移居集正面阵地的第4连立即向敌人开火,突然而猛烈的反击,打死打伤伪军数人,这时,第5、第6连迅速从两翼出击。伪军在受到突然打击下,惊慌失措,丢下一具具尸体,仓皇溃退。看着敌人那个狼狈样,战士们大笑起来,也不忙着追击。伪军回头一看,心想这样逃回去,又要挨皇军骂了,马上又组织起第二次反扑。谁知,这早在陶司令预料之中,见伪军又开始反扑了,陶司令要战士们放近了打,50米,40米,30米,见伪军靠近了,战士们又是一阵猛烈的火力打过去,杀得伪军哭爹喊娘,向月塘溃逃而去,这下也不怕鬼子骂了,保小命要紧。

  日本鬼子的指挥官,看到伪军不堪一击,死的死,伤的伤,溃败下来,气得差点昏过去,大骂一声“叭格哑路”,指挥刀一挥,让日寇全力出援。日本鬼子自以为武器精良,人数又多,加之刚才不费吹灰之力就占据了月塘,以为这么一援手,就能消灭苏皖支队。他们用掷弹筒和机枪向苏皖支队阵地猛射。可谁知苏皖支队的官兵们经过数次战斗,战斗经验十分丰富,陶勇司令更是足智多谋,他命令战士们集中火力向日本鬼子开火。同时,又命令号兵在不同的方位吹起冲锋号,吓得日伪军不知苏皖支队有多少人马。就这样日伪军冲锋了几次,除了丢下一具具尸体外,其它一无所获。眼看太阳快要下山了,日伪军再也不敢恋战,慌忙向月塘退却,妄想利用月塘集,进行顽抗。
  看到敌人龟缩到月塘集,陶勇也不忙让战士们追击,而是召开军事民主会,让官兵们讨论,如何选择突破口,把敌人消灭。战士们我一言你一语,经过充分发扬民主,苏皖支队选择了突破方向,于傍晚时分向敌人展开进攻。在战士们“冲啊”、“杀啊”的喊声中,日伪军只好一步步向后退,经过3个小时的激烈战斗,日伪军全部被压缩于月塘集北侧大庙里。他们用机枪构成交叉火力网,封锁庙前的一片开阔地,阻挡苏皖支队的攻击。

  苏皖支队把大庙包围起来,一边就地休整,一边作攻击准备。附近的群众纷纷送来饭菜,还将一碗碗大米饭上面铺着咸肉,荷包蛋,五连指导员激动地说:“同志们,这里盛着乡亲们对我们的热情关怀和殷切期望,我们不能辜负他们的期望,要更加勇猛地打击敌人,消灭侵略者。”

  夜幕下,苏皖支队再次发起攻击。庙里的大门被子弹打得象麻蜂窝,不少日伪军中弹倒地,尸体横七竖八的散落在庙里。有几个鬼子还跪在神像面前,唉声叹息,祈求菩萨保佑。敌人士气低落,乘黑扒倒后院院墙狼狈逃窜。战士们追击,又消灭了一部分日伪军,缴获了一批武器弹药。在打扫战场时,几个被俘虏的伪军说:“新四军真厉害,硬是把鬼子的骄横气焰打下去了。

  月塘集这一仗,共毙伤日军30多名,伪军60余名,缴获各种武器40多件。

  月塘集保卫战的胜利,打击了日寇的气焰,震撼了当地伪军和顽固势力,振奋了民心士气,扩大了我党我军的政治影响,当地群众说:共产党领导的新四军一到这里,就打得日本鬼子丢盔卸甲嗷嗷叫,新四军是真正的抗日队伍。

  从此,苏皖支队在月塘集站住了脚跟。

[作者:顾建国 陆爱民 张 淼]
验证码:
广告
返回文化频道首页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不良信息举报信箱 主编信箱 给仪征之声提意见
关于仪征之声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法律申明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仪征之声网络 版权所有
©2010-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