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 密码: 立即注册
广告

红绿彩犹如春色满园

2011-04-25 10:57:46 作者:网文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核心提示:
  
图一  
 
 
图三  
 

\
  
图一  
\ 
 
图三 
 

  红与绿,在色彩学中是对比强烈的一对补色,搭配不当即显得艳俗不堪。宋徽宗有次出题考画院画家,题曰:“万绿丛中红一点,动人春色不须多。”许多画家画了红花绿叶,极尽娇妍,皆不入徽宗目。唯一人画万顷柳阴,湖岸楼阁,上有一红衣少女凭栏远眺,风情毕现,红绿二色在画面中是那样和谐。此画令宋徽宗击节叫好,重赏之。

  春风又绿江南岸。位于江北的扬州也从严冬中苏醒,虽然早春还略有寒意,但窗外已是桃红柳绿,又是一年新景了。我寻书时常看看书架上的两只清晚期粉彩大碗,那是家传之物。上面用红绿二色画着四季花卉,用笔肆意,色彩狼藉,充满世俗的风情却又使人心旷神怡。

  西晋时期,湖南湘阴窑就已在釉上用高铁彩料加施彩斑。东晋以后,在青瓷上加酱褐色点彩的技法在南方地区普遍流行,这类产品扬州出土较多。唐宋以来,三彩的发展为红绿彩的产生创造了条件,而北宋晚期,白地黑花的磁州窑产品因其色彩单纯且对比强烈,绘画自如奔放,对推动低温红绿彩绘画工艺的产生起到了重要作用。宋金时期釉上低温红绿彩瓷器是北方磁州窑继剔花、白地黑花等装饰手法后,又一次独特的创造。

  红绿彩瓷绘流畅生动,在洁白的釉面上,红花绿叶显得十分明快艳丽(图1)。红绿彩瓷器对元代景德镇瓷器产生了深远影响。元末明初曹昭《格古要论·古饶器》条记:“……元朝烧小足印花者,内有枢府字者高。新烧者足大,素者欠润,有青花及五色花者,且俗甚矣。”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收藏的红绿彩狮子戏球玉壶春瓶,日本根津美术馆收藏的红绿彩宝相花纹玉壶春瓶,具有元瓷特征。1980—1982年,景德镇陶瓷考古研究所清理元代作坊时,发现大量用红、绿、黄三色彩绘的菊花纹残片。这件民间商品瓷高足杯残件(图2),杯外壁用红、绿二彩绘缠枝菊纹,内壁红彩书“长命富贵”吉祥语。虽被曹昭贬为“且俗甚矣”,却也非常难得。

\

  明宣德年间景德镇制瓷工人,已在釉下青花瓷上加施红绿彩,这是成化斗彩的先声。古城扬州近年来还出现了明代早期釉下青花加绘釉上酱花的品种。明代万历青花五彩(图3),由于青料发色浓艳,画面往往出现红浓、绿翠、蓝艳的热烈效果。在经过了康熙五彩的落日余晖后,雍正粉彩以其白润如玉的釉面,淡雅柔和的色调备受世人珍爱。由于彩料中掺入了玻璃白,所以红呈粉红,绿呈粉绿,犹如春色满园。

 

 

[作者:网文]
验证码:
广告
返回文化频道首页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不良信息举报信箱 主编信箱 给仪征之声提意见
关于仪征之声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法律申明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仪征之声网络 版权所有
©2010-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