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 密码: 立即注册
广告

独具一格写阮元 ——序巫晨著《阮元仪征事》

2015-12-11 22:43:57 作者:yzzs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


  喜读巫晨先生编著的《阮元仪征事》样书,惊羡不已,在短短的两年里,推出两部有分量的、事涉阮元与仪征的书,知者、见者无不击节称赏。诚如巫晨自述,其立言者,“两本书阮元乡贤”之谓。算来此举于仪征而言是伐木开道、着以先鞭的行动;于巫晨个人而言是“边缘学科研究”的践行和硕果。
  巫晨是在网上辨析“阮元是否是仪征人”时,与其论见相左者较上劲的,既憋了一肚子气,也鼓起了一股气,竟然顺势迈入对他而言实属“边缘学科”的“阮元研究”之途。“阮元研究”不是件好差事,“不好”并非指做这件事不好,而是说这件事不好做,其艰辛处只有个中人清楚,难怪一些科班出身的研究者尚且避让,甚或无力善始善终,一抛了之。苏州大学物理系出身的巫晨,与“阮元研究”隔着几层窗户,登堂入室何其难矣!但他毕竟苦读了近二十年的书,又有数十年公务员文案工作的经验,练成了倚马立就、妙笔生花的本领,以此为余事,似难亦易,只是太辛苦而已!所幸他擅长电脑应用,精通网络设置,熟谙现代化通讯手段,如虎添翼,其制作能力自然比爬格子之我辈胜上几筹。
  应巫晨邀为《阮元仪征事》写序,围绕其主旨,还得专拣其“立言”说起。巫晨的书可称之为“另类”,或谓之“别格”更妥帖。从《阮元仪征事》中某些词语的择用和表述语式看,诸如“直接晕菜”、“副国级”、“高考突击移民”、“毛诗不是毛主席的诗喔”,以及与读者打招呼的“各位看官”,是多么的草根,力求通俗易懂,时不时地来点诙谐幽默的大白话,其良苦用心在于提高读者的阅读能力和兴趣。
  巫晨以阮元为经,以仪征2562年的建城史为纬,左提右挈,纵横交错,上下贯通,把刻板的史实给盘活了。可以断言,读《阮元仪征事》,能收“阮元传”之效,更可获睹“仪征通史”之大观。读者更不要轻视他的“打个岔”,“醉翁之意不在酒”,巫晨拟定书名《阮元仪征事》时,已暗藏玄机:“打个岔”是借阮元题而发挥,据此推演和展示仪征的史实;正文中也左右采获,旁支斜出,生出许多属于“打个岔”的文字。一言以蔽之,巫晨以解读、宣传阮元为切入口,实乃在更大范围里解读、宣传仪征。就真州(仪征旧称)和真州八景打了个岔,竟占据了全书几近六分之一的篇幅;全书共分八章,每章又分别以真州八景图冠首,再占八页,所占篇幅又更新成将近五分之一。这个“岔”打得有点“喧宾夺主”,但也绝妙无比。
  首先,主旨在解读、宣传仪征。名城必定要名人做代言人、形象大使,当今健在的、风光的固然需要;历史上的名人更为重要,因为经过历史的洗磨和积淀,也就显得更坚实、更金贵。清代中期,阮元主持风会五十余年,士林奉为泰山北斗。以阮元为领袖,焦循、凌廷堪为辅臣的三巨头时期,将扬州学派推向巅峰,成为乾嘉学派的集大成者。阮元为官、为学、为人堪称一代师表,深得众人景仰;他在文化、学术上的贡献是杰出的,即使在中国文化史、学术史上,也同样是为万事倾仰的巨人。《阮元仪征事》虽不算严格意义上的学术专著,但就创作路数论,真一点也不脱离中国传统,或径直称乾嘉学派的治学方法。从卷末《参考书名录》看得出是检索、阅读、研究了大量的古籍和今人的学术著述,书中陈述具备大量的资料引用、活用,绝非空穴来风。
  其次,巫晨特别重视一个“事”字。“事不经过不知真”,写古人的事,与“亲历、亲见、亲闻”隔上十万八千里,但他力争“事”无大小,皆作“亲勘”。仪征多山区水洼,可谓七坡八坎加堤岸,面对此险途,为践行实地考察,其艰难即便壮汉也非易事。他不仅踏遍仪征各乡镇,还扩展到周边六合的方山、冶山,天长的秦栏、谕兴、金集,高邮的天山、菱塘,邗江的公道、黄珏、甘泉、汊河、瓜洲,扬州市区的湾头、阮元家庙和北郊的雷塘阮氏墓庐,丹徒的世业洲,但凡阮元文章中沾及上述各地,事渉之历史遗迹及现存古迹,皆明查暗访,洞察秋毫,尽收书中,不可谓不是在努力作“推明古训、实事求是”之举。
  再者,巫晨致力于采访。上及地方通人、有关方主管之要员,下联工农商各界人士,勿论城区大街小巷,叩宅门求问;不惧荒郊山高水远,倚柴扉咨询;耳之所闻,上之仁人志士之广见博识,下之劳工乡民之道听途说,凡此种种,与主线相扣者皆遴选入书,至于助谈资、增兴趣之传说、异闻,也择善而从,揽入书内,为此书又一特色。
   《阮元仪征事》从宣传、解读阮元、仪征而言,确实是一部普及读物,必定为一般读者所欢迎。此书若为研究者、学者过目,也会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巫晨写此书时,处处想到的是“普及”,内中却有许多货真价实的素材未作深度加工,他有意无意地抛出了许多资料,也歪打正中地提出了许多研究课题,何况他的有些见解本身就处在一个介质层上,那是需要研究者、学者去上下求索。当然,巫晨有余力继续深入下去,其驾轻就熟、先着一鞭,也是大家期望的。
  当然,书中的考辨、勘查、采访都是巫晨的亲历,但不排除认识上的差异,或判断上的失误,难免有与他人相左的提法,或来自他人的非议。我通读全书以后,也产生一些异议,有与巫晨商榷的需要,但不是在序中可说,或可以说得清的。我欣喜的是仪征出了个研究阮元的志同道合者,于仪征是新鲜事,于扬州也是新鲜事。
 

[作者:yzzs]
验证码:
广告
返回文化频道首页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不良信息举报信箱 主编信箱 给仪征之声提意见
关于仪征之声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法律申明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仪征之声网络 版权所有
©2010-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