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 密码: 立即注册
广告

初冬的早晨

2011-01-13 13:48:59 作者:肖鹤梅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核心提示:  
  初冬的早晨是清冷的,吸进鼻翼的晨风里,有霜的寒瑟。
  每天从家里出发,东方刚露鱼肚白。有霞光隐现,冉冉地往上升着,升着。那色彩的质地,让人陡增希望。今天,又是一个艳阳的天。
  田里,有村妇

  
  初冬的早晨是清冷的,吸进鼻翼的晨风里,有霜的寒瑟。
  每天从家里出发,东方刚露鱼肚白。有霞光隐现,冉冉地往上升着,升着。那色彩的质地,让人陡增希望。今天,又是一个艳阳的天。
  田里,有村妇赶早忙碌的身影。看影辨态,那是在拔菜。停在埂旁的三轮车里,已装满了一棵棵肥肥嫩嫩的雪里红。
  哦,眼下,正是家家户户腌菜忙的季节。
  上了桥头,路灯下的桥面上也停着一辆装满大青菜的三轮车,却不见车的主人。转头望过去,桥下的坡处,朦胧中有影子移动。再定睛细看,原来也是一辆装满大青菜的三轮车。车前的人,前倾着身子使劲将车往桥上拉。后面的人,猫着腰在使劲推着。嘴里“嘿哟呵,嘿哟呵”地哼着加油的号子。听声音,是上了年纪的老妪。再看看桥上停着的三轮车,明白了,原来是一对结伴去卖菜的老人。
  路灯下,边走边想。这就是庄稼人,年龄都这么大了,她们的儿女肯定不允许他们如此辛苦地耕作了,她们劳动的成果也挣不了几个钱。可她们怎么也闲不住,怎么也舍不得荒废一辈子用来养家糊口的播耕技能。再说,老年人,就像一台运作惯了的机器,怕一停下,就会生锈。
  此时的马路上行人寥寥,一眼望向远处,隐隐约约的几个人,和我一样都是赶早的人。有赶向菜市场的生意人,有赶去江边晨练的人,有赶向学校早读的学生。当然,还有我这位早早赶去店里为学生服务的勤快人。
  昏黄灯光下的路面很干净,夜间飘零的落叶已让早起的清洁工掸扫得没了踪影。路边烧饼店里飘出了炸油条的香味令我垂涎。小俩口一个揉面,一个用长筷在碗里翻来覆去地煎着,配合的相当默契。
  走上前去,招呼着:
  早啊。
  你早,你早。
  上班啦?
  上班了。
  从衣兜里摸出一枚硬币,放在案板上。拿了两根油条,边走边嚼。路过藕塘,枯荷,已弯成了弓。将荷的最后一道风景----凄美,演绎得淋漓尽致。
  送牛奶的瓶子,在主人自行车的颠簸中哐啷啷地响着。通过清冷的晨风传过来,听上去是那么的清脆悦耳。煎饼女人一声声不急不慢的吆喝,招来了许多学生的围拢,急不可待地叫着:给我做个油条煎饼,给我做个火腿肠煎饼,给我做个黑米蒸饭……
  叽叽喳喳的叫唤,活像一幅儿时房梁燕巢中的嗷嗷待哺图。
  此时,路灯熄了。路两边的树木、房屋在晨曦中清晰可见。路上的行人多了起来,新的一天已经正式开始。人们来来回回的穿梭忙碌,让清冷的初冬早晨有了生机,有了暖意。
 

[作者:肖鹤梅]
验证码:
广告
返回文化频道首页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不良信息举报信箱 主编信箱 给仪征之声提意见
关于仪征之声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法律申明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仪征之声网络 版权所有
©2010-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