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 密码: 立即注册
广告

风是村庄的信使

2011-03-01 16:03:55 作者:陈德兰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小寒将至,气温骤降。一股股寒气像千百条冷蛇缠绕在身上,挥之不去。窗外,寒风呼啸,漆黑的夜空上,寒星点点摇颤。有一丝丝风从窗边的缝隙里钻了进来,再从我的颈项游遍全身,我打了一个激灵后,风又从我的身边溜走,不落痕迹般地在我斗室里转悠着,很快和空气打成一片,凝结成阵阵寒意。曾听母亲说过:“冬天的风是尖的”。
        冬天的风是尖的,也是肆无忌惮的。俗话说“乡下的风,城里的雨”。要想真正领略冬天的风是怎样的寒冷彻骨,唯有去村庄。现在的村庄过于城市化,已不能真真切切地去感受了。真想请你陪我一起去体验一下我儿时的村庄,去和风跳上一曲华尔滋。
       生我养我的村庄,座落在一望无垠的平原地带。寒冬即将来临时,风就迫不及待地赶来报到。它总是呼地一声,从村庄的东头穿梭到村庄的西头,如万马奔腾般踏地遍村庄的每一片肌肤。老树与之对抗着,光秃秃的树梢挥舞中,有着无懈可击的霸气。      
      我们这是盐碱地,冬天泥土路被冻成石头般的坚硬,上面有一层面粉样的盐霜,随着风一路向前飘。就像“你是风儿,我是沙”那首歌里唱的一样,缠缠绵绵到天涯。多面是盐霜爱上了风的狂热才会一路紧紧相依!有时,也会有一两张彩色的糖纸和凋零的树叶在路上飞舞着!
       村庄实在是太小了,往往是在我们踏着风的足迹追着风的影子,才开始迈步狂奔时,就已能看到家里炊烟袅袅。这时,母亲会不会在灶膛里焐上两个烤山芋、或者在锅上翻炒着花生米呢?在我的印象里,冬天的夜总是那么温馨。因为寒冷,母亲不用下地干活,母亲会算好我们放学到家的时间,等我们一到家,一家人就开始守在桌子边吃玉米糁子山芋粥,就着麻咸菜,或炒花生米。一碗滚烫的粥捧在手心,沿着碗边丝丝溜溜地吸,等一碗粥下肚后,胃里暖暖的,鼻尖上并有细微的汗意了。这时风在房前屋后游荡着,寻找着缝隙想进来取暖或闻些糁子粥的清香吧!
       母亲总会想方投法的把风拒之门外。冬天,家里的后门是不开的,母亲总是用一捆又一捆的芦柴把后门口垛得严严实实,窗户上用油纸再重新蒙上一层,大门上也挂着芦苇压成的帘子。这时,所有的热气都蓄在家里,小小的煤油灯发出红红的光,直直地跳跃着,一家人就这样守着一豆灯火各做各的事件。风固执地不想离开,从各个方位同时进攻。屋顶上,后门边,窗户的缝隙里同时发出呜呜的声音,有时会有尖锐刺耳声杂在其中,它们是那样的不知疲倦。风再肆虐严寒,有母亲在,我们就不怕。
       村庄在寒风肃杀中,像被消过毒的一般明净开来,等风把村庄从初冬抚到春分时,风这时变得温柔多情起来,这一年所有的希望就开始播种育苗了,是风送来了春的信息。
       风吹老了岁月,吹老了我,老到我已想不起,我们一家人已多久没能守在一起吃那滚烫的玉米糁子粥了,为何那滚烫的糁粥香仍然留在我的鼻尖,撩泼着我在这样的夜晚去想起过往,是风带我去的吗?还是遥在远方的你呢!

 

[作者:陈德兰]
验证码:
广告
返回文化频道首页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不良信息举报信箱 主编信箱 给仪征之声提意见
关于仪征之声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法律申明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仪征之声网络 版权所有
©2010-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