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 密码: 立即注册
广告

兔年话兔

2011-06-03 15:39:33 作者:金玉峰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

  今年是兔年,是我的本命年。兔子为温柔可爱吉祥之物。家兔全身雪白,毛茸茸的,摸上去特别舒服,大耳朵红眼睛,前腿长后腿短,善于跳跃奔跑,时速最高达70公里,比马跑得快。古往今来,历代文人墨客皆喜欢以兔为题吟诗作赋。杜甫《月》诗有“入河蟾不没,捣药兔长生”之句;陆游《梅诗》之“月兔捣霜共换骨,湘娥数鼓为招魂”;辛弃疾中秋词中有“著意登楼瞻玉兔”,另有“兔走乌飞”,警示光阴流逝快速而应惜时如金;诗仙李白《把酒问月》诗中有“白兔捣药秋复春,嫦娥孤栖与谁邻”的怜物寄情;诗人李商隐《月夕》诗中有“兔寒蟾冷桂花白,此夜嫦娥应断肠”的咏叹。兔子形态可爱,其性温驯,呈活泼亲和,乖顺之气,被视为吉祥之物。湖南岳阳历代以兔祭神,猎捕者甚少。北京一带中秋有种泥制玩具,叫兔儿爷,也是用来供奉祭月的贡品。民间还有一些关于兔的奇风异俗。因为兔为祥物,古时农历正月初一,人们用面兔头和盛水的竹筒,年幡面具一同挂在门额上,认为可以镇邪避灾。兔子是繁殖能力很强的哺乳动物,一年能过许多“窝”,所以崇尚“多子多福”的我国人认定兔神掌管生殖。在世界各国的故事和卡通片中,兔子都是受人欢迎的角色。迪士尼乐园的那只有着罗纳尔多式的门牙的兔子,已被全世界所熟悉。彼特的《兔子彼得的故事》,威廉斯《天鹅绒似的兔子》以及动画片中兔八哥的形象,都曾风靡一时。兔子的耳朵很长,却不做“包打听”,它的叫声有点像老鼠,却不做“梁上君子”,不与其它动物争权于市、争利于市,而是大家和睦相处,还有一种聪明被人引为楷模的好脾性,那就是“兔子不吃窝边草”。前人在兔子的故事中留下了许多哲理,如寓言《守株待兔》告诫人们不希图侥幸,墨守成规。成语《狡兔三窟》教人凡事要多做几手准备。人们熟知的《龟兔赛跑》的故事中,兔子的失败也揭示了“骄兵必败”的哲理。日本谚语“追两只兔子的人,一只兔子也得不到”,劝人做事专心致志,小小兔子承载了几多文化内涵。“三年自然灾害”后期直至分田到户实现联产承包责任制,我国农村不少户都养殖家兔,到田野荒岭田边割一篮青草,回家朝兔笼一撂,静静观望活泼可爱的兔子觅食扑腾,也算是一种“农家乐”的享受。取一把利剪,剪一些兔毛逢街上街卖卖可换回油盐酱醋、雪花膏、梳头油,还可扯几尺布,买几块大麦糖,博得儿女、小孙子喜欢,在那养猪无糠、养鸡限数、外出打工做手艺需“三级证明”少一级也不行的年代,养兔也算是发家致富的门道,兔子是乖顺温和的哺乳动物,与我国农民“患难与共”多年,有着极深的感情。今天,我国农村再也见不到谁家养兔了,不是人们忘记了兔子,也不是对兔子没有感情,而是因为挣钱的门道多了,靠养兔剪毛所赚的那几个小钱已满足不了生活所需,兔子暂时被冷落了,总有一天生活真的富裕了,就医入学房子儿子问题都解决了,不少人将重新养兔。当然,是当作宠物,一种闲情逸致,而不是不得而已,“农家乐”又赋与了新意。
 

  兔肉鲜嫩可口,是餐桌上的佳肴。 1965年秋天,15岁那年到本村同学张文龙家去玩,其母为我专门杀了一只家兔,味道还好,但觉得有些膻腥,不大伸筷子,吃着吃着产生了“自己吃自己”的感觉,吃后竟哇哇的吐了。家属的姨夫陈锦生是狩猎者,年青时是打兔子野鸡的高手,因为有此绝招加上会上锅(当厨子),虽富农身份但与大队生产队干部长期相处得较好(经常请他们吃饭,到大队上锅,在他家聚会,蹲点干部在他家代伙),“文革”时期没有“顶大桌子”遭揪斗,家庭经济一直比较活络,日子过得圆圆和和,三个儿子后来皆子承父业,成了能打善追的英勇狩猎者,大儿子陈开芳曾出现“一枪打仨”的英雄业绩,比杨子荣还杨子荣。1979年新婚之后正月初三在陈集薛庄村光明组岳父家我见到了新亲老姨夫和他的三个儿子及侯门侯氏的许多老表,当岳母把热腾腾的用大龙巴子碗盛的烧老鹅烧公鸡端上桌时,侯老(侯贯)嫡系二房相貌当当、巧舌如簧、善开玩笑的三表哥侯华民将一块香喷喷的老鹅送至嘴里眯眼笑吃呼:“老姑父,明天跟你拜年!”,以老练沉稳著称的老姨夫不紧不慢、胸有成竹地说:“晓得唻!”。华民又说“游鸡吔”,老姨夫笑曰:“晓得唻!”扭头又说:“老姑母,听见了吧?”。“听见了!”。翌日早晨8时半左右,我随浩浩荡荡的拜年大队伍由薛庄向大仪高田进发,途经万集、风岭水库,又翻过几道土坡,太阳升温,“紧冻”开化,一跐一滑(在部队徐野拉练一年到头皆走水泥路真有些吃不消),军用大头鞋棉裤下半段甩的全是泥,脸上红扑扑的,衬衣都湿了,有两次差点跌到田坎下水沟里,看来这“游鸡汤”不好渴呀,众亲看了好笑。在省城工作的二房大老表侯三民扶了扶眼镜笑咪咪的调侃道:“新郎遇上‘新昏’了,小华子,快扶一扶,新娘不搀新郎怎么行呀?”。大约10时20分到达目的地,打盆热水擦擦脸,剔剔抹抹大头鞋、棉裤上的泥巴,喝杯热茶,家前屋后菜地望望就开饭了。两桌同时开,先上4个冷盘,4个炒菜(那时生活还比较困难已很不简单),虽是“年饱子”,因体力消耗较大,大都是年青人,老姨夫做菜好吃,又无拘无束,筷子“叉起来了”,情急之下老姨娘摔出了“刹馋肉”,才扭转了局势。接着是用大龙巴子碗盛的烧野兔肉,兔肉我不感兴趣,始终不伸筷子,家属捣捣我悄声说:“捡噻!老姨夫烧的兔肉好吃了”。新婚,戴着新领章新帽徽在“新亲”面前显得有些拘泥,家属急了站起挑大的捡了一块给我,侯三民笑嘻嘻地说:“你看看,才结婚三天,小华子都知道疼顾丈夫了”,引得满屋人哄笑,笑得我和家属脸红通通的。半响,小心翼翼地将一块兔肉送口内,好家伙!香酥酥、甜咪咪、辣呼呼,无膻气,野味十足,真正的美味佳肴!不逊于汉口交通路“老通城”野 味馆菜肴,很想再来一块,桌正中大碗已空空如也,家属注意到了我的表情变化,欲将其碗内的一块捡于我,华民站起一把抓住其手高呼:“不许这样惯丈夫,撒糖撒糖、撒烟,要吃吃我的”,“我这儿还有一块”,侯氏老表闹了起来。“撒就撒呗”,我朝家属使了个眼色,家属拎出带来的小包,拉开拉链取出一包武汉产的“永光”名烟,抓出一大把上海产大白兔奶糖,又吃又笑好一阵才平息下来。谈笑中只见老姨娘手端一小龙砵上来了,“翻筋倒滚”,“游鸡游鸡!”“放中间!”。“小华子你吃可以,金玉峰不准吃,属兔的不能吃游鸡,吃了兔子能飞,你管不住他了!”笑死人了。“撒烟撒烟”, 我恭敬的站起与两桌人各打一排火,“嗯,撒了烟,点了火,游鸡可以吃了,游鸡毛烧了,飞不起来了。”哈哈哈!又是满屋大笑。此后每逢探家,不是正月初三就是初四,我们都相聚在高田老姨夫家吃野兔、喝游鸡汤,延续了近20年。因身体原因,近8年我未到老姨夫家去,去年春节前夕我打电话给他老人家说要给他拜年,他说:“来噻”,我问他:“有没有野兔吃?”,老姨父说:“家里没有了,多少年不打兔子了,开芳他们也不打了,野兔是保护动物,谁打就罚款没收枪,我家的几把枪早上锈了,你要吃的话我派人跟你到街上买”。“街上咋有卖的?”我问。“总有不怕罚的”,说完朗声笑了起来,我也笑了。放下电话,我沉思了良久,兔子的话题还蛮有趣的,素材足够写一部中篇小说唻…
[作者:金玉峰]
验证码:
广告
返回文化频道首页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不良信息举报信箱 主编信箱 给仪征之声提意见
关于仪征之声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法律申明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仪征之声网络 版权所有
©2010-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