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 密码: 立即注册
广告

仪征塔

2012-05-08 22:14:09 作者:盛成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仪征塔
·盛成·

  我们从南京出来,顺大江东下。江南的山,绵延不绝,渐渐地分不开了。可是江北的蜀冈,自沿江东下,在此已是终点。因此蜀冈的各岭,格外显得分明。其优秀处,确、切、简、明,真令人觉着:几条线、几个弧,足够造成一幅天地!
  有方山,有横山,有奶山,有青山,有大铜山,有小铜山,有捺山,有庙山,远远的还有盘古山与冶山。
  滁河在那里入江。运河在那里出江。这两河之间,自古以来,就有一座城市,现在名叫仪征。
  仪征城在江边。沧海桑田,屡经变乱。长江无定,或南或北。江心自不少桂殿兰宫,与层楼重镇。而仪征,位居天长、六合、南京、镇江、扬州之间,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明末,史可法守扬州,高杰守瓜州,黄得功守仪征。清兵不得逞而渡江。
  仪征有两个城:一是宋代真州旧城。现留的鼓楼,即当日之南门。一是现今之城。殆筑于元、明之季。假如我们随便在城上闲步,目睹红花芳草,便想到旧时的碧血丹心。
  欧阳修写了一篇《东园记》。东园,即今之文墩。王安石、黄山谷都咏美真州。而文天祥诗中多难,即难得由京口到真州。
  江流滚滚,又有谁能挡得住?多少儿女英雄,随波涛而东去!
  如今真州八景中,自洪、杨之后,“妆楼夕照”是不可得而再见了。当年繁华,皆成灰烬。多少妆楼,都被夕阳化成烟火。片片凄凉,唯有仪征人才觉得!
兵乱前的仪征,——我的祖母如此说——万商丛集其中。尤其是盐商,富过沈万三的人都要来仪征,建筑几座林园,几幢别墅。夕阳不分贫富,满照妆楼。佳人来自四方,暗藏金屋,官儿来养老,文人艺士,多寄食于巨贾之家。因此仪征的当年,在神州占有特殊的地位。
  如今呢,一把太平天国火,烧个精光。赤裸裸的仪征,仍在那江边跳跃。烧而未死的仪征,也有刘师培、申叔先生来代它吐气。因为阮元、云台先生,是兵乱前的仪征人。他在中国文坛上,虽有空前的贡献,可是我们兵乱后的人,谁也记不得了!
  我现在不去谈仪征学派。虽说与科学方法相近,并且各有长短,可以互相补救。但赤裸裸的仪征,却是很富有诗味。
  八大景之中,除去可烧毁者而外,尚有西餐门外的“胥浦农歌”。东门外的“新城桃坞”江南山巅的积雪,和北山白沙寺的红叶。
其余职资社寺的晚钟,天池心的明月,都是毁而未烬。寺毁重修,池湮又筑。钟儿,是悠久的。月儿,是长明的。
  “泮池新柳”,泮池心有堤,名曰瀛洲。堤上有东倒西歪老少成行的柳子柳孙。每逢初春时节,老柳小柳,一齐都成为新柳。黉宫也新了,孔子自然也新了。时乎时乎,人类的初春,何时到?泮池儿,招来江淮汉汪洋水,活活泼泼!那座奎星亭的影儿,横卧波心,也不住的来敲棂星门。奎官老儿要来替孔圣人请安!
  仪征、自有它的短处。然而它的长处,妙不可言的长处,亦非离开了仪征,不能觉得。欧阳修有出仪真泛大江诗一首云:孤舟日日去无穷,行色苍茫杳霭中。山浦转帆迷向背,夜江看斗辨西东。滮田渐下云间雁,霜日初丹水上枫。莼菜鲈鱼方有味,远来犹喜及秋风。秋风!秋风!伍子胥走了多时,渔丈人桑田沧海,浣纱女犹有鸡留山,更有娘娘庙。古村遗念,值得模糊,“掩夫人之壶浆,无令其露耳”王荆公在此,却要“偷得钟山隔水看”。这一座宝塔倒却矗水巍峨,明明白白,仿佛说:“我为大宋救得一丞相,回建大功业,要钱做甚?”真是:“臣心一片磁针石,不指南方不肯休!”令人景仰低佪,脱口而曰:大哉仪征!
  
  作者简介:盛成,1899年2月6日生于江苏仪征,1996年12月26日逝于北京,为北京语言文化大学一级教授。早年为“辛亥革命三童子”,后留学法国,参与创建法国共产党和达达派运动。1928年法文版纪实文学《我的母亲》在巴黎出版,轰动法国与欧洲,乃至西方和阿拉伯世界,与毕加索、瓦雷里、罗曼·罗兰等交往密切。译有巴尔扎克小说《村教士》等,集语言学家、文学家、诗人、翻译家、历史学家、社会活动家为一身,享有“中法文化交流使者”称号,由法国总统授予荣誉军团勋章。原文刊登在仪征杂志2010年第1期
[作者:盛成]
验证码:
广告
返回文化频道首页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不良信息举报信箱 主编信箱 给仪征之声提意见
关于仪征之声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法律申明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仪征之声网络 版权所有
©2010-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