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 密码: 立即注册
广告

回家吧,亲爱的

2012-05-09 00:16:25 作者: 肖鹤梅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回家吧,亲爱的

 肖鹤梅

  男人下岗后,一连找了几个单位,收入都不尽人意。面对孩子上学这笔昂贵的费用,年奔半百的他,不得不离开自己的妻儿,踏上外出谋生的路。
  男人是在女人一声又一声的叮咛、嘱咐声中离开家的,因为他的血压有些偏高,这也是女人最不放心的。所以,男人答应女人每天晚上的八点,给她打电话,尽管这样,女人还是再三叮嘱他,让他夜里睡觉不要关手机。
  男人谋生之处是太原的一个大型娱乐城,他是随当地的“搓背大军”过去的,是费尽周折、托人找关系才谋到的这份差使。
  他有些受不了浴池里那些气味,沉闷的空气常常使他头晕目眩,想打退堂鼓。但想到这份工作的来之不易,更想到家中的妻子和正在上学的孩子,还是留下了。虽然环境差一些,但管吃管住,交完应该上交的部分,一天也能净挣个百儿八十的呢。
  每天晚上,女人便会早早地收拾好家务,坐在床边,一边缝制着从娃娃厂接来的针线活,一边等着她男人的电话。接通后,都是些“浴池里的空气你适应吗?要保重自己,要按时服药,天冷了要添衣,别和浴城里的服务小姐搭讪”等等老话,只不过有时将这些询问、叮嘱的话语颠倒个顺序而已。
  女人问的、说的,男人都一一回答着、应诺着。但有一点他是守口如瓶的,那就是他很不适应浴池里混浊的空气。如果女人知道这点,肯定不会让他再继续干下去,那么他就会失去这份当初求爷爷、拜奶奶、好不容易得到的工作。
  男人不在身边的女人是胆怯的。以前,他的鼾声成了她的催眠曲,只要听着男人躺在身边均匀的呼吸,她的心就踏实,安稳,觉也睡得香甜、沉实。
  可如今的她,只要屋外有什么风吹草动,都令她心惊胆颤。有时会拿起床头柜上的话筒,想拔通他的手机,想听到男人那令她心安的声音。多少次,拿起的电话又轻轻放下,因为,她不忍心搅了男人的睡眠,他太辛苦了。
  一次通话中,男人说着说着,忽然想到忘记吃降压片了。女人在电话里生气地数落着他。想到他为了这个家,这么大年龄了还得背井离乡,心便难过不已。于是和男人约好,每天到吃药的时间,她就拔个电话响三声,男人听到响声后,就不会忘记吃药了。
  女人的细致温柔,让男人觉得自己虽身在他乡,却仿佛妻子就呆在自己身边似的。虽离得很远,但两颗心却比在一起的时候缠得更紧,贴己得好似两地相隔的距离都消失了一般。所以有时在电话中,男人会情不自禁、悄声地对女人说:想你呢,亲爱的……
  握着话筒的妻子害羞了,吃吃地笑嗔他:都什么年龄了,还老不正经,一定是在外面学坏了,这么肉麻的话都说得出口……
  就这样,分开后的俩口子就靠电话传递着对彼此的牵肠挂肚。
  不知怎么了,接连几天,男人不再有电话来了。打过去的电话都是“您好,您所拔打的电话已关机”。这让呆在家中的妻子似热锅上蚂蚁,如坐针毡。她,一下子消瘦下去。
  无数次的猜想:他怎么了?是病了吗?还是有了别的女人?还是……不不不,他除了血压高没别的毛病,不会生病的。他更不是那种拈花惹草的人。肯定是生意忙,搓背的人太多,没时间打电话。她就这样一次次地瞎想着,又一次次地否定着。她很后悔,当初怎么没和他要一个娱乐城的电话,或是他身边朋友的电话号码。
  原来,那天男人在浴池里正忙着,手机响了,他迅速立起身从浴池台上的工具箱里取出一看,是妻子的提醒电话。忽然一阵眼花,而后便人事不知了。
  醒来的时候,浑身无力的男人躺在医院里,想到家中的妻儿,便到处摸索着手机。陪床的伙伴告诉他,那天你拿着手机昏倒在浴池里,大伙只顾着将你送到医院,没及时把手机内的水清理干净,不过已给你送去修理了。说着说着,他便掏出自己的手机,递给男人,让他给家里打个电话。
  男人想了想,说算了,这电话不能打,我现在连说话的劲都没有,妻子听了会觉察出来的。男人不想让女人知道他昏倒的事,一是怕她担忧,二是因为他不想失去这份工作。
  第四个晚上的八点整,面容憔悴的女人摇摇晃晃地来到床边,守在电话旁。这些天来,她的脑海里已将所有的不祥都想过了,如果今晚再没有男人的消息,她准备第二天就动身去太原。
  当她再度伸手准备拿起话机的时候,电话响了,那熟悉的、期盼了90多个小时的号码蹦入她的眼球。
  女人欣喜而泣,猛地抓起电话:你在哪儿?你好好的吗?怎么不说话?让我听听你的声音……男人的声音有些沙哑,他说:这破手机,坏了……
  接下来就是女人连哭带骂的泼怒,问男人为什么不借用别人的电话告诉她一声。骂男人为什么这么狠心,让她提心吊胆地煎熬了这么多日子。男人在电话那头一个劲的陪着不是: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忽然,女人敞开喉咙放声大哭,边哭边哀求着:“回家吧,亲爱的,我想你,孩子也想你。我不要钱,我要你。如果因为没钱,孩子上不了好学校也不要紧,但我们不能没有你……”
  电话中,男人感动了,但还在犹豫着。
  女人继续哭求着:回来吧,我求你了。我要你在我的身边,我想天天看见你,我想在你的鼾声里踏踏实实地睡个囫囵觉。只要你好好的,我心就安了。只要你在,这个家就在……
  电话里的男人,颤抖着声音安慰着,应着:嗯,别哭,我听你的,回家……

[作者: 肖鹤梅]
验证码:
广告
返回文化频道首页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不良信息举报信箱 主编信箱 给仪征之声提意见
关于仪征之声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法律申明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仪征之声网络 版权所有
©2010-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