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 密码: 立即注册
广告

活在诗中的“萧美人糕”

2014-05-18 11:25:12 作者:汪向荣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核心提示:在220年前的仪征城南大码头的河西街,她做的糕点、蒸饺、茶食满仪征城都在夸奖。而这个早晨尤其和往常不一样,有个年逾七旬的袁子长先生(注:袁枚)派人订下了3000套8种花色的点心套餐,说是专门送给江苏巡抚奇中丞的,提货的船就在大码头通往长江的老闸口等着呢。

\

图片来源于网络

  隔壁的公鸡开始打鸣了,曙色在不远处的江边洇开几抹胭脂红,在220年前的仪征城南大码头的河西街,45岁的萧娘醒得比鸡还早,她没有时间梳妆,忙碌使她习惯素面朝天,几缕花发被汗水紧贴在额前。对于30年来被别人喊作“美人”,她并没十分在意,她满意自己有一双勤快的手,她做的糕点、蒸饺、茶食满仪征城都在夸奖。而这个早晨尤其和往常不一样,有个年逾七旬的袁子长先生(注:袁枚)派人订下了3000套8种花色的点心套餐,说是专门送给江苏巡抚奇中丞的,来人千叮嘱,万招呼,一定不能马虎,提货的船就在大码头通往长江的老闸口等着呢。萧娘暗自惊喜,这是她独自掌柜以来接到的最大订单,可她又感到好笑,这点心,哪像街面上传的那样有什么祖传秘方和独门绝技,其实你只要把自己的一份真心放进去,再普通的食物都会做出纯正的味道。

  作为独生女,萧娘天生有一双葱嫩光滑、白玉般的灵巧小手,抚过琴,下过棋,也学过女红,她本可以养尊处优,享受另外一番无忧无虑的生活的,因为父亲开的点心铺已小有名气,日子正往火红里过。可邻居一场意外的大火殃及了全家,父母葬身火海,一介书生的丈夫也落得个手残脚伤,她只能用一双纤纤细手,艰难地撑起这个摇摇欲坠的家和承继父亲传下的行当。

  萧氏糕点的店幌重新活泼地晃荡在晨风里,撩痒了不少行人的眼光。食客们品着品着就品出了一番不同以往的味道。萧娘做的点心不仅洁白中看,小巧玲珑,而且舌尖上、口齿间总会留下说不清的缕缕暗香,这背后的变化只有萧娘明白,原料除了大米、糯米各自掺半,还糅进蒸熟的山药泥,这样可以软而不塌,黏而不腻;至于果泥、瓜子、松子仁、红绿蜜饯都必须经过她自己咀嚼一下,没有杂质和异味才能用于辅佐配料;升火用的是稻草、麦秸,还有从丘陵山区收集来的松枝、松针,那种山野的幽香借着火苗的烘托,蒸笼的热气,润物无声,潜入了点心之中,化作了贴胃贴心的暖暖气息……萧娘所做的这一切,都非刻意也非创意,她只是把自己平时听到的、看到的一些好的做法加以归纳、综合运用罢了。

[作者:汪向荣 ]

关于美人

验证码:
广告
返回文化频道首页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不良信息举报信箱 主编信箱 给仪征之声提意见
关于仪征之声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法律申明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仪征之声网络 版权所有
©2010-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