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 密码: 立即注册
广告

好房东胡队长

2015-07-21 18:30:30 作者:陈玉金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核心提示:胡队长是小城南门城中村的一个生产队队长,因城市发展扩大,生产队土地基本被征用,原来的农民、菜农都变成了居民,儿女在工厂上班,一家过得其乐融融。期初胡队长不想出租二楼的房子,但是碍于我老师的面子租给了我,自此我们就生活在一幢房子里,他是房东,我是房客。

   一九九六年,我准备结婚,苦于没房,经老师介绍,我租下来胡队长家楼上一个大房间隔成两小间的房子,足足有四十平方,一间做卧室一间做客厅,和房东共用厨房卫生间,简单地用墙纸、地板隔一布置,就算过起了婚后小家庭生活。
  胡队长是小城南门城中村的一个生产队队长,因城市发展扩大,生产队土地基本被征用,原来的农民、菜农都变成了居民,儿女在工厂上班,一家过得其乐融融。期初胡队长不想出租二楼的房子,但是碍于我老师的面子租给了我,自此我们就生活在一幢房子里,他是房东,我是房客,成了名副其实的邻居。
  胡队长年轻时就满头白发,喜留平顶,俗话说“少年白,住瓦屋”,他确实住上了两间楼上下小别墅,旁边还有三间平房和一个大院子,家里房子确实不少。喜欢抽烟和泡一杯浓茶叶,五十多岁的人,在家基本上不做事,家务事无巨细都是由队长夫人(我们喊她大妈妈)操持。
  一九九七年底孩子要出生了,孩子要出生了,但是,孩子和产妇在月子里不能住在房东的正房内(小城南门风俗习惯),要到满月后才能入住,我是外地人,在小城无依无靠,在哪里能住完这个腊月呢?胡队长似乎知道了我的心事,后来他做了变通,说风俗归风俗,把旁边三间平房旁的一小间屋收拾一下给我们人住,烧饭洗衣人来人往还在二楼房间内,小屋虽冷,孩子出生后的第一个月,总算有了一个安身之地。
  第二年农忙时节,母亲回盱眙老家收割插秧,我们夫妻两人都要上班,小孩原本由母亲带的,现在没人带了。那段时间,我是每天值夜班,上午休息带小孩,下午都要上班,夫人四点才下班,这段时间成了真空。我想来想去,厚着脸皮请胡队长帮助看一下。胡队长文化不高,思想守旧,据说自己的外孙女儿都很少带,居然帮助我下午带儿子,一直带到农忙结束。后来,他说我儿子好带,没有他孙子小时候闹的凶,其实是有苦说不出,那时孩子刚6个月左右,怎能不难带?自我安慰吧。真心感谢胡队长!
  胡队长虽然平时不做事,他也有拿得住人的绝招,最擅长做酱熬酱炒酱。做酱是个技术活,精选优黄豆质、冷水浸泡、蒸煮沥干、撒面搅拌,储存发酵、晴天暴晒,然后放在坛子里密封储存。生酱还要下锅熬熟食用味道更佳。胡队长熬酱喜欢添加豆腐干子、牛肉丁(瘦肉丁)、毛豆米、木耳、香菇、青椒等,油锅加热后添加食材爆炒,最后加入他亲自做的生酱,味道鲜美,吃粥可以,下饭也行,下一叉面条做个盖头,就是一份地道的炸酱面。我住在他家时,遇到休息或节日没少享用胡队长亲自熬的酱。胡队长去世后,还留下一坛大酱,大妈妈知道我喜欢吃她老头子做的酱,还熬过一大碗给我,说,“老头子走了,他在世做的酱我熬的,这坛吃完就没有了”。现在再也吃不到胡队长亲手熬的酱了,老干妈、胡玉美牌子再响,也吃不出当年的味道。
  一九九八年下半年,我赶上了单位接近尾声的集资建房,分到了一套六十六平米的两室一厅,简单装修后在年底儿子周岁之际搬进新居,房子距离胡队长家不到一公里,上下班后我们还是喜欢带着孩子到房东家坐坐。
  远亲不如近邻,平时一年我只回老家盱眙一两次,但是,在这个小城南门,我们却经常见到胡队长,有时在农贸市场买菜也遇到,烧了好吃得,就聚在了一起。每年我们都去看望老人家,过春节等还经常聚一聚,在胡队长这个大家庭里,我俨然是他家的孩子。传统节日、大婚小事我们都团聚庆祝,现在已经到了“吃个虱子少不了我一条大腿”的程度。
  快二十年过去了,物是人非,胡队长早就因病离开了我们,儿媳妇下岗后开起了私家出租车,孙子上了大学,外孙女已结婚生子,大妈妈已经抱上了重孙子,我的孩子已经是高中生了。我和胡队长儿子处得像弟兄一样,两家人虽是邻居,胜似兄弟。
  人的一生十分短暂,好房东给予了我们父母般的关爱和照顾,同事说我遇到了贵人,也说是我们家前世修的姻缘。在一生中遇到这样的好房东、好邻居,是一生的缘分,增添了生活的精彩,留下了快乐的记忆。
  感恩好房东,怀念胡队长。
 


[作者:陈玉金 ]
验证码:
广告
返回文化频道首页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不良信息举报信箱 主编信箱 给仪征之声提意见
关于仪征之声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法律申明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仪征之声网络 版权所有
©2010-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