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 密码: 立即注册
广告

我的农民父亲

2015-07-21 18:35:10 作者:陈玉金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核心提示:我的父亲是地地道道的农民,一直生活在盱眙农村,没有离开过农村田间的劳作耕种。


  我的父亲是地地道道的农民,一直生活在盱眙农村,没有离开过农村田间的劳作耕种。
  父亲年幼时读过几年书,只有初小文化,但是,头脑聪明,学起手艺来很灵活,他在年轻时以及农闲季节不停地学习了一些种田以外的手艺,靠手艺挣得一些钱补贴家用,他也成了地方上名副其实的“多面手农民”。
  父亲的第一份职业是木匠,那是祖上传下来的手艺,从小耳濡目染,学起徒来也快,十几岁就学木匠,很年轻时就干了一手漂亮的木匠活。应该说在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前,他是个根本没有干过农活的农民。在农村走南闯北做木匠,比起农民在生产队集体劳动挣工分要强,当然每年要交给生产队一笔钱,尽管如此,活得比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农民要轻松一点。
  父亲木匠手艺在方圆数十里都有名声,什么八仙桌、架子床、大衣柜、五斗橱、砌房造屋、雕梁画栋,可以说是样样精通,一张柏树八仙桌,用上两代人。遇到农村红白喜事,起五更带黑夜,那个时代,凭借技术和体力,他赢得了乡亲们的认可和赞许。
  1978年,实行联产承包分田到户,生产队集体的田和其他生产资料按人头分给每户农民家里,农田收成有好中差、距离每户有远近,每家每户都要搭配起来,记得当时分了18亩地,家里是地多劳力少,农忙干活遇到了大问题。农村三夏季节就是要抢收抢种,与老天赛跑,没有劳力是大问题,只有等别人家耕种完成,才有可能找到帮工的。父亲为此学会了挥镰收割、脱粒扬场、耕田耙地、栽插播种,起早贪黑,干农活的各道工序都会做,每季还有个好收成,父亲成了地道农民中的好把式。
  堆草堆是个轻松活,也是技术活,草堆要经得住风吹雨淋,堆的实堆的尖,大风吹不倒,雨淋不浇头,再大的雨草堆内不潮湿,不影响草的质量,父亲不仅学会了堆草堆,还能忙里偷闲帮助人家封个草堆顶。
  父亲三十岁左右还学过缝纫技术,成了名副其实的年轻老裁缝,为附近的农民做衣服。那个年代买成品衣服太贵,逢年过节家家买布做新衣服,什么大夫褂、中山装,在农村做件衣服大家都能穿的出去,人们问起来,都说是“陈师傅做的”,人见人夸,感觉也挺不错。
  父亲还养过牛贩过牛,东街买牛西街卖,买牛主要靠经验,靠手摸牙口,靠眼力目测重量,买回的牛要养成膘,这样才能不亏本,赶牲口全靠徒步走,挣点都是辛苦的脚力钱。
  父母亲在农村老家离我较远,六十岁以后来到了我附近居住,在家还是闲不住要找事做。父亲曾在周边的一家生态农场建筑工地为建筑工人烧饭,现在为这家单位的行政办公楼看大门,算是个安保岗位上的老保安。在任何一个岗位,收入虽不高,分内、分外的事总是要管一管,保安更是多管闲事,这正适合了他的年龄和性格,干的也顺心顺意。
  人到一定年龄,身体的机能逐步老化,小问题也逐步多了起来,父亲识得一点字,自以为很聪明,身体哪里不舒服,自己买点药吃吃。前一阶段得前列腺炎,自己买点头孢胶囊吃,但是最终没有明显效果,到医院彻底检查一番,跟医生介绍吃过头孢胶囊没效果,医生说,不是所有消炎都用头孢,头孢药不能瞎吃,吃多了身体抗药性增强,假如得了大病,就没有办法用药了。在医生面前他算是受了一番教育。
  我的农民父亲,做的都是微不足道的工作。他常说,人生干什么工作都能吃饭,只要把每一件事做好,把每一件事情都做的十分精彩。
  我的多面手父亲,教育我们在人生的任何时候不要忘记学习,终身学习终身受益,学习才能收获更好的明天。
  感恩父爱,父亲树立了榜样,我们没有理由不去努力拼搏!

 

[作者:陈玉金]
验证码:
广告
返回文化频道首页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不良信息举报信箱 主编信箱 给仪征之声提意见
关于仪征之声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法律申明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仪征之声网络 版权所有
©2010-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