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 密码: 立即注册
广告

永不霉变的萝卜条

2012-06-03 14:26:02 作者:仪征糟老头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核心提示:  冬至到了,照例要回老家祭祖,也好看看年迈的母亲。临行时,妻关照一定要从老家带点萝卜条。老妈亲手腌制的萝卜条香脆甜香,是商场无法比的。每年妻都会从老家带不少,只是保存不易,每每看见萝卜条霉变时,妻直
  冬至到了,照例要回老家祭祖,也好看看年迈的母亲。临行时,妻关照一定要从老家带点萝卜条。老妈亲手腌制的萝卜条香脆甜香,是商场无法比的。每年妻都会从老家带不少,只是保存不易,每每看见萝卜条霉变时,妻直叫可惜。
  为了不让母亲着急,我起了个大清早。等一路风尘到达老家,母亲早已守候在门前。她一边询问我早饭吃了没有,一边已端来米粥,还有一碟清炒萝卜条。这道小菜在我们当地名曰“响菜”。也就是将腌制好的萝卜剁碎,下锅翻炒,起锅后拌入麻油,吃起来香味入鼻,甜味入口,脆响声声。
  母亲坐在桌边,望着我喝粥。母亲真的老了,虽然染黑的头发掩盖了一点年龄,但眯起的眼睛明显已是沟壑纵横。
大冬天喝一碗热粥的感觉真爽,更何况还有响菜!
  “味道真不错,老妈的技术又进步了,该申请专利。”放下碗,我和母亲耍了个贫嘴。
  “真这么好吃?”母亲笑了,“我帮你准备好了,回去时记得带上。”
  其实,我早就注意到了,冰箱上放着个大大的玻璃瓶,里面正填满了老妈的作品——腌制的萝卜。哈哈,妻子又该发愁啰:这么有味的萝卜条,恐怕又不免吃到霉变了。
  “妈,给你提个意见。”我突然想和母亲开个玩笑,“你的萝卜条,要想冲出亚洲,走向世界,必须攻克一个技术难关。”
  “什么难关?”母亲笑了。
  “你儿媳妇啊,最喜欢吃您的萝卜条了,每回过了夏天萝卜条就变霉了,她可舍不得了。”
  “放心,这次不会发霉了。”真没想到,母亲技术革新了!原来,去年妻子就提过意见了,母亲知道后,特地咨询了“专家”。
  看着母亲得意的笑容,我忽然觉得其实她老人家根本就年轻着呢。
  “你学到什么绝招了,跟我说说。”我拉着母亲的手,好长时间不见了,在母亲跟前我依然是个孩子。
  “其实也没什么,隔壁王大妈给了我一些东西,告诉我放了就不霉了。”母亲有点不好意思了。
  “不会是防腐剂吧!”我一惊,脱口而出。
  “你说什么防腐剂?我们吃了味道一点也不变。”母亲吓了一跳。
  我轻轻地告诉母亲,防腐剂是什么,对人体有什么危害。望着母亲似懂非懂而又似乎有点惶恐的神情,我突然觉得我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
  母亲曾多么虔诚地向别人请教防腐的秘方,母亲刚刚多么自豪地向我宣布萝卜条永不霉变!
  我不再谈论萝卜条,开始与母亲东拉西扯。母亲也不再和我闲谈,开始忙碌冬至的祭品与午饭。天很冷,母亲不让我插手。
  例行的任务完成了,午睡一下,我也要向母亲辞行了,毕竟还有繁重的工作要做。
  照例,母亲为我准备了一些农家蔬菜,妻子最喜欢这些绿色的无公害的东西了。看着冰箱上满瓶的萝卜条,我愣了一下,还是决定带回去。看着我的脚步,母亲连忙把瓶子递给我,我抱在手里,沉沉的,竟有些温热!
  “妈,瓶子怎么是热的?”我诧异地问。
  “你放心,防腐剂什么的我用水洗了,怕不好保存,我到开饼干点的李叔家用烘干机烘干了。就怕味道差了。清炒时放点酱油或许会好些。下回我不放那什么防腐剂了。”母亲一面叙说着,一面望着我,就像一个犯了错误被老师抓住的孩子。
  我一怔,泪水几乎出来了。
  车子到了,我抱了抱母亲和她告别。
  在车上,我一直抱着那瓶萝卜条,依然温热的萝卜条,永不霉变的萝卜条!

原文刊登在仪征杂志2010年第1期

[作者:仪征糟老头]
验证码:
广告
返回文化频道首页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不良信息举报信箱 主编信箱 给仪征之声提意见
关于仪征之声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法律申明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仪征之声网络 版权所有
©2010-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