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 密码: 立即注册
广告

遇 见(一组)

2012-06-03 14:32:42 作者:凭栏倚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核心提示:遇 见

遇 见

  昨天,遇到他了,加班回来的路上。
  因为是骑车去的,所以,把自己捂在棉被似的冬装里,灰色的棉衣,灰色的裤子,黑色的鞋子,只有一张脸,素面朝天。我一贯如此。路过菜场的街道时,推着车慢行,打算顺带点菜回去。在蔬菜堆里无目的的搜索,全神贯注。忽然有人喊我,很陌生的声音,顺着声音寻去,一个男子,中年男子,衣着休闲却精致,帅气的面孔一脸阳光,正灿烂的照着我,照着我的一脸茫然。好熟悉,好熟悉,但,这种熟悉,好遥远。我尽量快速的打开记忆通道,进行梳理搜索,却找不到一个关键字。感觉到自己面孔发烫,尴尬。。。。。。他依然微笑的看着我,此时觉得他的微笑,有点恶作剧,似乎就在看我发憷,看我慌张,看我的无奈,看我的窘态。但显然不是一个故意恶作剧的路人,因为,他直接喊出了我的名字。
  “忘了我了吧?”他一针见血,有点邪恶的笑着。我除了感觉到脸更发烫,已经没有别的感觉了,脑子里一团浆糊。我是个做事应算井井有条的人,心底的记忆,总是被有条不紊的摆放着的,此时,却怎么也找不到关于他的点滴。不由懊恼,真是老了吧,记忆衰退的如此迅速。胡思乱想间,他说出了名字。天啊,对我来说,还是一样的遥远,只不过明白了一件事,他是我的高中时同年级的同学,算是校友了。找回来的这点记忆,让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学校里就没怎么接触过,这十几年的时间,又是彼此的杳无音讯,甚至连间接的消息都没有了。总不能问人家是不是也来买菜吧,我依然尴尬着。“忙什么呢,这些年,过的怎样?”还是他打破了沉默,象个熟悉的老友,很轻松的开启了话端。我近乎很苍白的经历,三言两语也就交代清楚了,他现在过的不错,定居在国外,此行回来,是探亲的,父母还在本地。“一起吃午饭吧,刚好我也没买着菜呢,无论怎样,现在我算地主,虽然有点潦倒,呵呵”,我真心相约。“你啊,真是变了很多啊”。他笑到。“是啊,这么多年,肯定老了啊。”说话间,我忽然感觉自己有点象徐志摩再遇时的春痕。“倒不是,成熟了,自信了。记得你上学那会,从不和我们男生说话的。在我们眼中,是个骄傲的公主,哈哈!”他有点狡黠的笑。呵,我不置可否,其实,我只是一直沿着灰姑娘的路线走自己的路,一个从不期望遇见王子的灰姑娘。他因为下午就要离开了,所以简单的聊了几句,便告别了。临行前,他写下了联络方式,电话,Email,MSN等系列联系方式。
  看着漂亮的字体,我忽然想起来,以前和他借过笔记本的,他一手漂亮的字,也曾是年级里闻名的。似乎和他吃过饭的,对,是一个同学的生日,在同学家里,还替我喝了杯酒的,对了,那个同学,我们共同的朋友,如今又在哪里?。。。。。。这迟到的记忆,如落日余晖里的身影,拉的很长,却只有一种颜色。他是善解人意的,并没有问我要任何联系方式。我也不去联系他了,等着下一次的相遇。。。。。。

[作者:凭栏倚]

关于

验证码:
广告
返回文化频道首页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不良信息举报信箱 主编信箱 给仪征之声提意见
关于仪征之声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法律申明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仪征之声网络 版权所有
©2010-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