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 密码: 立即注册
广告

六.一的记忆 我父亲该欣慰了

2011-06-01 22:32:15 作者:吴高龙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从我孩童记事的时候,我家就是个地道的农业户,父亲在上海某巷口摆地摊做水果小生意,一月也就挣个40-50元,母亲在农业社种地。

        我们家仅靠着父亲每月从上海寄回的30元钱勉强维持一家人的生活。我家是土坯砌的房子,母亲带着我们姊妺三个一起挤在一间半低矮的破草屋里艰难度日,每当刮风下雨,面盆,脚盆和水桶一起等雨,外面电闪雷鸣,屋里是雨滴掉在盆里的叮咚声,尤如交响乐中的打击乐器发出的声响。那个时候,我们家是勒紧裤腰带省吃俭用的,偶尔花3分钱卖一个黄烧饼,(一两粮票)母亲也要用厨刀切成三块分给我们,我吃得是嘛嘛的香。

      有一年暑假,我父亲为了让我见"世面",将我带到了上海。一有闲空,父亲就把我领到小巷口的一家百货店去转一圈。百货店里诱人的商品琳琅满目,带金尖头子的钢笔,还有孙悟空三打白骨精图案的文具盒,卷笔刀都是双头可刨的那种,这些学习用品都非常精美,而且售价不菲。我站在柜台前盯着玻璃架上的文具,脸上总是露出非常渴望的眼神。

        父亲知道我喜欢这家百货店,也顺着我,并多次带我到这里逛店,一开始售货员阿姨以为我在买什么样子的文具举棋不定,非常亲切地向我父亲讲解,推荐某一品牌的文具。可父亲总是笑着,不说买也不说不买。售货员急了:"侬马样门子把小把戏,阿拉零钞票不要伊"(翻译后:你若买样文具给你家小孩,我做个主,给你便宜些,将另头抺得)。最终父亲拉起我的手,揺揺头走开了,再后来,我再来这家百货店,售货员索性任凭我怎么看也不搭腔了,她已经知道父亲"买不起"了(实际是嫌贵舍不得)。

       打我来上海的这个暑假以来,父亲不知道将我多少次带到了这家百货店。至始至终也没在该店买过一样文具。

       离这个百货店不远的地方是一家上海豪华大饭店,内设电影院,餐饮部和客房。为了让我从小能感受大上海"奢华"的气氛,有一次父亲特地带我去了那家饭店,我记得那家大饭店门厅里有幅山水大壁画,由于我从小就喜欢画画,于是我就站在这幅画前看了半晌,看累了我就坐在饭店里那宽大而柔软的沙发上玩耍,我小心翼翼地感受着这沙发的舒适与华丽。发呆地看着饭店旋转门里进进出出的人,看着服务生热情招呼着客人......

       也许那天我在沙发上坐久了,门口的服务生终于忍不住了,他好奇地问我父亲:"师傅,你又不来我们饭店消费,你把小孩带来干什么"?父亲憨厚地说:"小伙子,你这话问得好啊!我虽然没有那么多钱在这里消费,但我想给我孩子一个希望,让我孩子知道在这个世界上还有多少美好的生活等待着他去努力,去创造,去追求......"

        只至我读初一那年,父亲总算下了狠心,为我花5.00元钱在上海为我买了一支我爱不释手的钢笔,由于钢笔漂亮,不久就被班上不晓得那个手脚"不干净"的同学偷走了,母亲知道后我的小屁股上已被小树条打得象"花蛇"一样。

       如今,父亲已故多年,我也在市场大潮中站稳了脚跟, 现在的我,因业务往来,我曾多次前往上海,我也有幸找到了当年父亲带我去的那家大饭店,而这家大饭店经过市场的洗礼与时空的轮回,已经不再那么奢华了,原先的那个服务生也不见了踪影,这是我梦境的地方,竞管这个饭店己新装修过了,但它始终有种情结让我魂牵梦萦,我只要来上海就必住这家让我宾至如归的饭店,这座黄浦江边的饭店让我的內心五味杂陈,我圆了我父亲的梦,相信我父亲在九泉之下应该欣慰了吧!

\

吴高龙照片


[作者:吴高龙]
验证码:
广告
返回文化频道首页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不良信息举报信箱 主编信箱 给仪征之声提意见
关于仪征之声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法律申明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仪征之声网络 版权所有
©2010-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