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 密码: 立即注册
广告

把“仪真”当作杂志看

2012-05-08 22:03:33 作者:汪向荣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把“仪真”当作杂志看
——  代卷首语

·汪向荣·

  把“仪真(征)”当作一本多彩的杂志翻翻是愉悦的,这种愉悦与历史的渗透、山水的浸润和人文的熏染有关,与我们饥渴的心灵得以饱餐有关。
  作为杂志的刊名,“仪真”二字本身就弥散着浓郁的艺术气息。宋真宗当初看中这方宝地熔铸先祖列像,仪征并没有辜负他的厚望,熊熊的炉火映照着先人忙碌的身影,也燃亮了大师们高超、精到的智慧——塑像仪容逼真,龙颜大悦,欣然赐用“仪真”二字命名了这座让他光宗耀祖的城市,“仪真”不只是仪征的外在形象,更是它的内在品质,世界上有哪座城市征服最高统治者的心,无需依凭奇珍异宝的进贡,靠的是货真价实、巧夺天工的艺术铸造?
  在仪征,“真”的不仅是历史的塑像,还有自然的山水。山,是蜀岗余脉忽隐忽现地走来,低矮而俊朗、圆润而简明,说不上雄伟,但苏中最高的铜山,江北罕见的石柱山,沿江仅有的红山,都是一山一奇葩,一丘一传说,以其唯一性、排它性,成为孤本而不可复制。水,更不必说,作为苏中唯一县城临江的县份,仪征将近30公里顺直、柔美的岸线,使它拥有足够的底气将自己称作“江城”,古运河载着百舸千帆从这里出江,浩浩荡荡的滁河在此入江,江河交汇,丘圩错综,亦南亦北的地理和区位,孕育出一幅“风物淮南第一州”的盛世巨卷。商人们用船把“东南都会”的繁华写在水上,文人们用笔将“天开图画”的妙境拴在岸上,望不够的白沙翠竹、游不厌的江淮名园、品不淡的四月绿茶、尝不腻的江鲜洲素,于是撩开朦胧的烟雨珠帘,唐代的骆宾王、李白、孟浩然、刘禹锡、韦应物等来了;宋代的范仲庵、文天祥、梅尧臣、欧阳修、王安石、苏轼、黄庭坚、米芾、杨万里、陆游等来了;元代的郝经、赵孟頫,明代的李东阳、袁宏道、袁中道、汤显祖等来了;清代的顾炎武、汪中、袁枚、王士禛、曹寅、孔尚任、石涛、吴敬梓、郑板桥等来了,来了都说好,都说仪征的好:山好、水好,人更好;茶好,花好,园更好,苏东坡差一点就在这里定居了,但这终究说不上什么遗憾,因为谁来了,谁都没有白来,他们不过是喝了仪征几杯茶,饮了几斤曲香,最奢侈也不过用了“鱽、鮰、鲥、豚”长江四鲜,但却留下了恒久流传的佳作美文。“仪真往来几经秋,风物淮南第一州”(宋·刘宰),“真州漫笑弹丸地,从古英雄尽往还”(清·郑板桥)……这寥寥的几行诗,已足以将一座可敬可亲、可游可居的城市一千多年栽在后人的舌上,挂在世人的耳边。
  当然从“仪真”这本杂志里,不能只读到的只是她的俊朗、亮丽、迷人,这不全面,被战火烧得皮开肉绽但依然昂首的天宁塔也不会答应,被兵燹蹂躏得披头散发但依然刚烈的整座城市更不会答应。仪征城,究竟是玲珑剔透的双面绣,一面是钟灵毓秀的清雅,一面是自古不绝的壮烈。胥浦河流淌的是渔丈人、浣纱女义救伍子胥的典故;江畔芦滩收录的是仪征人帮助文天祥渡江逃难的故事;白沙公园纪念的则是盛白沙追随孙中山革命、蹈海殉国的壮举……几方残堞,一座芜城,每一块碎砖上都透着火的炙烈,每一寸焦土里都传出不屈的呐喊……仪征人兼容了北方人的爽直;仪征人从来就不是软骨头,也不是看家奴,多少热血男儿义无反顾走了出去,并且走得那么遥远,三朝阁老、九疆封臣、一代文宗的阮元,已树起了高山仰止的奇峰,更有10多岁就加入同盟会的“辛亥革命三童子”的盛成,飘洋过海,不仅参与了法国共产党的创立,著名达达派的运动,而且用法文写就自传体作品《我的母亲》,经瓦雷里万字长序力荐,风靡欧洲,深得法国、土耳其、埃及等国元首的亲睐,受到罗曼·罗兰、毕加索等大师的热捧,一个完全基于仪征历史背景的叙事,一个完全以仪征母亲为蓝本的纪实描绘,扭转了西方审视中国的视角,纠正了那些蓝眼球对黄土地的偏见,“法国总统骑士勋章”与其是对盛成个人的褒奖,毋宁说是对仪征这座城市“平、实、精、详”精神的颂扬。小小的仪征,经过一支笔的临摹,其清秀、沉厚、刚烈、正直的气度就突破时空的边界被放大开来,超越母语,活在法、英、德、俄、印等10多国文字之中,辐射到全球。
  翻到这里,你就想到“仪真”杂志是多么耐读,这本杂志不仅外表光鲜、素雅,而内容且广博、凝重,让她的子民读后多几份尊崇,更多几份自信,让渴望对她进行描述、绘制的文人少一些轻薄,更少一些狷狂。盛成先生对于家乡的称道,也许可以鼓励后人更加勤勉地拿起笔来,续写历史的辉煌,传承昨日的荣光。“仪征的文风,向来很好!沉厚而不浮。治学在骨,而不在形声。到底中原气概,自昆仑余脉蜀岗传来,仍不少汉家豪杰。与江南之漂缈,及下河之平坦,绝不可同日而语!”寄居仪征近30年的著名散文家、诗人忆明珠在迁居省城时对小城倍加怀念“我喜欢那里的人,甚至连他们的缺点总都有些偏爱。说到底,还是由于他们给予了我所最需要的,我所最视为宝贵的东西,就是宽容!”
  是的,灵秀之城,豪杰之地,最大的特质就是宽容,这不仅拓宽了“仪真”杂志的外延,更浚深了“仪真”杂志的内涵。
  有时间,就慢慢读吧,细细品吧!原文刊登在仪征杂志2010年第1期
[作者:汪向荣]
验证码:
广告
返回文化频道首页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不良信息举报信箱 主编信箱 给仪征之声提意见
关于仪征之声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法律申明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仪征之声网络 版权所有
©2010-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