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证: 密码: 立即注册
广告

郁闷,拧巴,纠结,烦

2012-06-03 14:45:59 作者:茕茕白兔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核心提示:  这个题目好像跟时下和谐的大好形势相悖,没办法,这就是我的处境。
  这个题目好像跟时下和谐的大好形势相悖,没办法,这就是我的处境。
  就在刚才,一个小时前,我吵了老公,骂了儿子——这不是问题,问题是这一切发生在电梯里,虽然我的声音够低,可是怒气还是迅速的漫延开来,引得同梯的相熟的不相熟的邻居纷纷侧目。想必盛怒之下的脸是扭曲的可怖的,这于平时的我大相径庭。
  究其原因,我不认为自己不应该发火。所谓冰冻三尺吧。
    今年九月,儿子迎来了他人生的第一个转折,他上小学了。儿子很兴奋,我也是。可是这种兴奋没几天就被烦恼 代替了。
开学第二天我接孩子,老师要求我留下。我还以为老师有事相求或者什么好事呢。结果老师很严肃的说“你儿子心智不成熟,生活自理能力极差”,我一下懵了,心里在想着什么叫“心智不成熟”,是说我儿子傻吗??老师接着说,我以为你儿子长那么高,会很成熟,没想到他还是一个小孩儿;别人吃完饭桌子上都干干净净的,就你儿子桌上一堆用过的湿巾。我看了看儿子,他正委屈的看着我,眼圈红了,眼泪马上就要掉出来。我踌躇着不知道是应该顺着老师说还是为儿子辩驳一下,正犹豫的当儿,老师已经转向另一位家长了,只能对老师说了点让你费心了之类的废话,带着儿子回家了。
  一路上儿子就不高兴,我也没说话。到了楼下我没马上下车,问他怎么回事,儿子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说妈妈,老师冤枉人!儿子说他的书包太大了,桌堂太小,好不容易塞进去,再放个水杯,就没有地方放用完的湿巾了,他只能放在桌子上了,这就是所谓的生活自理能力弱。我问那为什么说咱心智不成熟啊,儿子仰起小脸问我,妈妈,什么叫心智?我一时语塞,想了半天告诉儿子,就是像大人一样知道什么时候该干什么吧,妈妈也不知道老师是不是这个意思。然后我告诉儿子这一切都没关系,因为你刚上小学,还不适应小学的一切,要慢慢来,每个孩子都会遇到这样那样的问题,今天老师让妈妈留下了,明天肯定还有更多的家长被留下,因为每一个小朋友都是第一次上小学呀。儿子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不过他一个晚上都不太高兴。
  晚上睡觉的时候跟老公说了这件事,老公不以为然,说不算事儿,过几天就好了。我想想也是,儿子比同年龄的孩子要长的高且大,才六岁就已经135CM了,我同事说这孩子看说10岁都有人信,可能老师觉得这么大的孩子应该能怎么样怎么样吧——这种想法果然在第二天与老师的沟通中得到确定。
  第二天,新的问题又来了,老师说我儿子“嘴碎”——意即能说话,老师说他“说了一天”。
  第三天,还是“说了一天”
  第四天,做作业不认真、
  第五天。。。。。。
  第六天,我选择了沉默,不再和老师沟通。每沟通一次,对孩子的自信就是个沉重的打击。我不知道这是怎么了,在幼儿园那么优秀的儿子,为什么上了小学就变得浑身都是毛病了。我也不知道这是老师负责任的表现还是在对我暗示一些什么,在迷茫的同时,我对儿子的态度时好时坏,心里想的是要慢慢来慢慢来,不能打击孩子,可是每次都是说着说着火就上来了。就这样不停的大棒加怀柔,有一天,儿子哭着问我:妈妈,你生了我是用来爱的还是用来虐待的??我呆若木鸡,我这是在虐待孩子吗?我这是怎么了?晚上儿子睡着了,看着儿子那被我打红的小手,不禁心疼的想哭,泪掉一下滴便一发不可收,儿子惊醒了,他惊恐的看着我,片刻反应过来,抱着我一个劲的说,妈妈不哭,妈妈不哭,我听话,我以后在学校给你争气,不让你伤心了。。。。。。我们母子相拥痛哭。
  第七天,老师点名表扬了儿子,我看见儿子偷偷的在队伍里对我做出胜利的手势,调皮的笑。那一脸的灿烂,让我再一次对他心生愧疚。
  昨天,儿子说特别想幼儿园时的小朋友,要请他们来家里做客,我说好吧,妈妈来招待。一下来了五个,经过一天的疯玩,家里变了样子——像是被手艺不精的小偷来了个不专业的翻拣。待我收拾完再做完饭伺候儿子洗完澡,已经累的散了架——幸亏老公回来的及时,把衣服洗了,地擦了,不然,我要崩溃了。在我马上要进入梦乡的时候,恍惚间好像听到老公问我儿子有没有没完成的作业之类的话,我含糊不清的说没有,马上就进入了梦乡。
  今天早上,我打开记事本,发现了一个重要问题:老师要求孩子在家长的协助下用A4的彩纸画有关国庆的画,今天要交;还有99块钱,要拿正正好好的每张钱上的反面都得用铅笔写上孩子的名字用白纸包好交给老师。昨天光顾着玩了,忘了这两件事件事。现在的问题是,画画还来得及,而钱,我们夫妻两个翻遍所有的口袋,也凑不齐99块钱。老公问儿子,拿100行不行,儿子的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声称如果那样势必会遭到老师的批评。只好决定到校门口用100块钱买瓶水之类的了。
  手忙脚乱的进了电梯,老公突然说,我昨天还问你有没有什么没完成的事,你说没有。我对他的突然责备完全没有精神准备,想到这一个月来他的连续出差,对孩子上学的不闻不问,妈妈的忌日他都没有赶回来。。。。。。心里的怒火再一次揭竿而起,我发誓,如果电梯里没有邻居,我肯定会对他拳脚相加!!
  就在我写这篇流水帐的时候,老公打电话过来道歉——当然他的道歉绝不会说诸如“我错了”之类的,他一般都是用天气时间工作等等来转移我的注意力:刚才,他用的措辞是“中午你打算干嘛去啊,要是没事,我陪你逛街去啊”。我冷笑,说用不着,有钱我自己不会花吗,用你来陪,搞不好逛来逛去我没买着东西,倒是给你倒饬一身行头。他嘿嘿的笑,跟个傻子一样。
原文刊登在仪征杂志2010年第1期


[作者:茕茕白兔]
验证码:
广告
返回文化频道首页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不良信息举报信箱 主编信箱 给仪征之声提意见
关于仪征之声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法律申明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仪征之声网络 版权所有
©2010-2012